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10 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10
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10

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10

4014次播放

要因你的话、你的救恩快乐,我必靠你站立。”我一直这样赞美,身体也随之好起来。 很多事医生或人跟你说的,都不算数,重点是神怎么跟你说。有些人本来好好的,可是做个心理测验,再跟心理医生谈一谈,就开始想:“我有忧郁症。原来我这忧郁症还是从小就有的。”那一阵子他就快乐不起来,又花很多时间去看心理医生,心理医生就帮他从小到大一直分析,给他的药对他的症状是没有用。我们这里有好几个人,心理医生已经给他吃最重的药,可是他们一醒过来,又开始忧郁了。他们到教会,我跟他们讲,这没问题,忧郁症太好医了!就是要来吃神的快乐药、赞美丸,还要来吃顺服药膏。结果他们一个个得医治了。你不要去接受人给你的报告,仇敌一直攻你,但你就是要随时儆醒祷告。 王对我说,你既没有病,为什么面带愁容呢?这不是别的,必是你心中愁烦。于是我甚惧怕。我对王说,愿王万岁。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荒凉,城门被火焚烧,我岂能面无愁容吗?王问我说,你要求什么。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。我对王说,仆人若在王眼前蒙恩,王若喜欢,求王差遣我往犹大,到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去,我好重新建造。那时王后坐在王的旁边。问我说,你去要多少日子。几时回来。我就定了日期。于是王喜欢差遣我去。(尼2:2-6) 即使尼希米在王发现他有愁容,在这样紧张害怕的时刻,心里马上先向神祷告,神就给他智慧和勇气,他就敢跟王说,王果真答应了。 参巴拉,多比雅,亚拉伯人,亚扪人,亚实突人听见修造耶路撒冷城墙,着手进行堵塞破裂的地方,就甚发怒。大家同谋要来攻击耶路撒冷,使城内扰乱。然而,我们祷告我们的神,又因他们的缘故,就派人看守,昼夜防备。”(尼4:7-9) 仇敌是很怕我们把耶路撒冷城墙修造起来,我们整个祷告的目的就是要把耶路撒冷城建造起来,城墙修起来,仇敌就没办法攻。 我察看了,就起来对贵胄,官长,和其余的人说,不要怕他们。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。你们要为弟兄,儿女,妻子,家产争战。仇敌听见我们知道他们的心意,见神也破坏他们的计谋,就不来了。我们都回到城墙那里,各作各的工。(尼4:14-15) 哈里路亚欧巴桑说,仇敌化作多么高大、可怕的样子,黑暗的巨物立在她面前,她不怕,就是靠着主争战,仇敌见吓不到她,就来攻她幼小的孙子,她就为他祷告,并教她孙子争战,仇敌最终败退。 有些人说:“我去服事别人,仇敌就会来攻击我。”或“我去传福音,仇敌就会来攻击我家。”就不去服事别人、不去传福音了,那就中仇敌的诡计,成为它的俘虏。求主宝血遮盖你的家,为神的国抢夺活人,就算仇敌攻击你,你争战一下,它就必退去的。你一定要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,在我们里面的神,是比这个世界都大的。 参巴拉,多比雅,亚拉伯人基善,和我们其余的仇敌,听见我已经修完了城墙,其中没有破裂之处。参巴拉和基善就打发人来见我,说,请你来,我们在阿挪平原的一个村庄相会。他们却想害我。于是我差遣人去见他们,说,我现在办理大工,不能下去。焉能停工下去见你们呢?他们这样四次打发人来见我,我都如此回答他们。参巴拉第五次打发仆人来见我,手里拿着未封的信,信上写着说,外邦人中有风声,迦施慕也说,你和犹大人谋反,修造城墙,你要作他们的王。你又派先知在耶路撒冷指着你宣讲,说在犹大有王。现在这话必传与王知。所以请你来,与我们彼此商议。我就差遣人去见他,说,你所说的这事,一概没有,是你心里捏造的。他们都要使我们惧怕,意思说,他们的手必软弱,以致工作不能成就。神阿,求你坚固我的手。(尼6:1-9) 仇敌就是一直要破坏神在你身上的建造工作,但尼希米就是一个随时儆醒祷告的人,否则参巴拉他们一而再、再而三,还第五次地打发人来传捏造毁谤,说他要谋反,那话真的会进入人心,会让人害怕。当一个谣言、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临到我们的时候,我们不要马上气愤,想着怎么样反回去。我们要像尼希米一样祷告:“神啊,求你坚固我的手。主,你自己来束我的腰。” 我看明神没有差遣他,是他自己说这话攻击我,是多比雅和参巴拉贿买了他。贿买他的缘故,是要叫我惧怕,依从他犯罪,他们好传扬恶言毁谤我。我的神阿,多比雅,参巴拉,女先知挪亚底,和其余的先知要叫我惧怕,求你记念他们所行的这些事。以禄月二十五日,城墙修完了,共修了五十二天。我们一切仇敌,四围的外邦人听见了便惧怕,愁眉不展。因为见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们的神。(尼6:12-16) 我们有时接受人的话过于接受神的话。神说,祂为我们预备的灵魂体救恩是完备的,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宝座前。但我们总不相信神的话,总去相信人的话、相信医生的报告。这里有好几次提到他们“惧怕”,尼希米刚开始跟我们一样,会有惧怕的感觉,你不要以为牧师就是铁打的,都不会惧怕。只要我不儆醒,我一样会惧怕,尼希米也一样会惧怕,但他跟一般基督徒不同的是,他看明了是仇敌要他惧怕,他就马上随时祷告。 如果我们不惧怕,让神做成祂的得胜在我们身上,仇敌就会惧怕。自从我的内风湿性关节炎被主医治后,我每一次生病发烧厉害,都不去看医生而倚靠神,就会被骂,爸爸会骂,妈妈会骂,讲很严重的话,非要我惧怕。后来,我妈妈去多伦多有次生病很严重,她打电话回来,在七个孩子中,她唯一要找的人是我,要我为她祷告,她已知道祷告是最有效的。神多么希望祂的百姓不是整天去听仇敌的声音,而是让仇敌羞愧退去,来记念我们的主是大而可畏的神。 在迦勒之前,探子回来都说:“他们是巨人、伟人,我们在他面前如蚱蜢,我们绝对不可能去的。”他们十个人眼睛所见的都是事实,讲的都是实话。迦勒和约书亚讲的却是虚话:“我们上去吧,足能得胜,这些仇敌必做我们的食物!”听起来是狂妄的话。有人说:“事实就是这样呀,现象看起来就是很可怕呀,X光照出来就是这样呀。”这就是一直在宣传负面消息。 神说:“这些百姓藐视我要到几时呢?”我们的思想在接受很多不是从神来的,反倒还附和这些,这就是藐视神!有时,医学知识越丰富,我们越不容易信靠神,像非洲很多地方落后,神迹奇事倒越多,因为人们单纯信靠神。不会说,一吃这个药,一打这个针,就有效啦,干嘛要去倚靠神?这就没办法让神迹奇事彰显出来。 迦勒和约书亚为什么敢讲那些狂妄的话,因为他们随时祷告、随时宣告神的应许。这两个探子和十个探子眼目注视的不一样,十个探子眼目注视的是事实,而两个探子眼目注视的是神的应许。我们要常常注视神的应许,注视神跟我们说什么话。 有位姊妹说,她每一次下班后,都累到骨头里去了,所以,她就喜欢边吃饭,边看报纸减压。她弟兄对她说:“你看完报纸后,是带着疲累的身体去亲近神。”姊妹就反击:“你根本就没体谅我工作多累,压力多大。”但她后来跟主祷告说:“主啊,我真的很累,我对我所有的软弱都没有办法。你要帮助我。”这样祷告一段时间后,她就变得不依赖报纸,不被报纸捆绑了,可以很快地亲近神。亲近神时神把她带到很深的安息中,她所有的疲倦、软弱、压力都被拿走不见了。她在亲近神时,把公司没办法解决的大问题带到主面前,每次隔天起来,就发现公司的压力全都不见了。亲近神,成了她最好的休息方式。 来到门徒那里,见他们睡着了,就对彼得说,怎么样,你们不能同我儆醒片时吗?总要儆醒祷告,免得入了迷惑。你们心灵固然愿意,肉体却软弱了。(太26:40-41) 这些门徒半夜累了,耶稣一看他们睡着,就问:“你们不能与我儆醒片刻吗?”耶稣责备的意思是,祂会给他们力量,他们是做得到的。什么时候我们肉体软弱,什么时候我们更要儆醒地祷告。有一次,我去德州带特会,我的喉咙刺痒刺痛的,我又想到那服事她高血压妈妈的姊妹,我就祷告:“奉主耶稣的名斥责这感冒的病菌出去。” 当我的喉咙讲不出来,就心里斥责。隔天早上起来,就没事了。隔一两晚,又是这个情况,我又这样斥责,就又好了。回来以后还有这样,我仍然斥责祷告,照样好了。我知道,如果睡觉前没有儆醒祷告,隔天早上,我肯定会咳嗽得很厉害。我们身体最软弱的时候,就最不想争战,有什么话来了,什么现象来了,如果我们接受下来,那个现象就越来越严重,里面就越来越软弱。我们真要随时儆醒祷告。 l 随时祷告且多方 我们随时要祷告,而且还要多方祷告。罗炳森师母有次组织个祷告会,为在委内瑞拉工作班德夫妇祷告。连续六个小时,他们有时是个人祷告,有时是同声开口祷告,有时是安静在神的面前,举起信心来注视神。最后,他们就在神面前感谢神垂听了他们的祷告,赞美主在委内瑞拉的得胜。这之后的几个月里,委内瑞拉有许多人信主,许多人被圣灵充满,班德夫妇在那带下一个极大的复兴。罗炳森师母并没有说,这就是他们祷告的结果,因为在委内瑞拉班德夫妇也有带祷告会,许多人都一同祷告。只能说,神垂听了多方的祷告,成就了祂神国的义。 我去德州带特会的时候,飞机却停在机场上无法起飞,我在飞机里搁了好几个小时,来接机的姊妹的汽车又出故障,这些都是争战。Martina就联系了几个同工一起禁食祷告。结果那几场特会,神做了很奇妙的工,很多人告诉我,德州是一块很硬、很保守的地,圣灵却那么丰富地充满在那块地。许多慕道友接受了主,许多人被圣灵充满。这要谢谢弟兄姊妹忠心的多方代祷,不仅仅是同工,有位姊妹说:“江牧师,我听了你的禁食祷告后,你出外去宣教,我在家为你祷告时,我自己都得着很多益处。”这就是大家一起同得掳物。 保罗在以弗所书6:19说“为众圣徒祈求,也为我祈求,使我得着口才,能以放胆,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。”保罗跟神关系那么好,但他常常请人为他祷告。福音的奥秘就是,耶稣基督在我们的里面,使我们有了极大的盼望。我们传福音,不仅仅是耶稣这位神很好,会给我们祝福。而是耶稣要住到我们的里面,成为我们荣耀的盼望。当我们凡事可以靠着祂,祂可以把我们这个贫穷、软弱、困苦、贫乏的人改变成像神一样丰富。 有个青少年很会翘课,生活作风也开始出现不检点现象,且还撒谎。妈妈其实都有一直带着孩子读圣经,但没有带孩子被圣灵充满,只是道理知道,心灵愿意,但肉体软弱。每次,孩子对妈妈说:“下次我不了。”可下次又来了。妈妈为这孩子是痛哭流涕,软硬兼施,但都没办法。有一次,她外面没有哭,但是里面却好像一直在抽泣,这是圣灵在为她的孩子忧伤。 遇到这种情况,我们不要多向人说话,而应为这孩子快速进入内室,向神禁食祷告,圣灵会亲自引导该怎么做。神要父母来随时照顾孩子、抢救孩子。有一次几位弟兄正在喝茶,突然圣灵提醒他们,要马上为某某地方的宣教士祷告,他们几个就一起跪下来,为在远方的宣教士祷告,后来他们得知,就在他们为这宣教士祷告的时候,这宣教士发生生命危险,藉着这样的祷告,神帮助了他。我们若不祷告,就休想敬虔度日,必会遭受逼迫,最后都不能讲耶稣了。我们要随时多方的祷告,并要在此儆醒不倦,让我们去经历神的信实、神的奇妙,神要把祂的国度大大的降临在我们中间。 背诵经文:以弗所书6:17-19


评论



鸽子-:比篇讲道与文字内容不相符!
03月01日 05:12
鸽子-: 此篇讲道有27分钟的文字内容没有写上!
03月01日 08:12